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仲裁文书 >> 无锡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

仲裁裁决书(锡劳人仲案字〔2019〕第31-1号)

时间:2019-03-28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申请人张某,男,汉族,1989年4月7日生。

  委托代理人彭静林,江苏维世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

  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仇某,该公司职员。

  案由:工资争议

  申请人张某诉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张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彭静林、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仇某到庭参加仲裁活动,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经本委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委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申请人于2016年7月2日进入被申请人处从事厨师工作,口头约定工资6200元/月。2018年12月25日发放11月工资只有3879元,被申请人无故降低工资,不足额支付工资,申请人被迫离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于2019年1月2日向本委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被申请人支付:1.经济补偿金17399.77元;2.2018年11月工资差额3080元;3.2018年12月工资6959元;4.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76549元;5.年休假工资4799元。

  庭审中,申请人将第四项仲裁请求双倍工资差额的金额调整为56987元,并撤回第五项仲裁请求。对此,本委认为,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故予以准许。

  申请人为证明其主张,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1.银行流水对账单,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及被申请人降低工资;并证明申请人入职时间是2016年7月2日,工资由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发放;

  2.工作照片,证明申请人实际工作地点及商户名称;

  3.工作打卡图片,证明申请人最后工作时间2018年12月31日;

  4.《被迫离职书》,证明因被申请人降低克扣工资、不缴纳社会保险,申请人的离职情况;

  5.快递单签收证明,证明被申请人已经收到申请人的被迫离职书,申请人履行了告知义务,解除劳动关系的时间是2018年12月31日。

  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辩称:一、申请人与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故无需承担未签订劳动合同的补偿金;二、申请人主动离职,无需承担经济补偿;三、12月份工资将于1月25日发放。

  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当庭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1.《劳动合同》,证明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与申请人于2017年6月15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且证明申请人的工资构成B条款,是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

  2.工资表,证明申请人在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工作过程中,未降低基本工资,其绩效工资降低是因为申请人的计件变少导致;

  3.《申请》,证明申请人主动向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申请因个人原因不缴纳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部分金额每月随工资一起发放;

  4.《职位申请表》《新员工入职须知》及身份证,证明申请人2017年6月15日入职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未提交答辩意见,亦未提供证据。

  经质证,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因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与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的时间2017年6月15日,对申请人提交的工资流水中涉及2017年6月15日之前部分不予认可,且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未降低申请人的工资。对证据2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据3的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4被迫离职书收到,但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在与申请人协商后调动岗位未存在降低、克扣申请人的工资的事情,关于申请人所述不缴纳社会保险,因申请人在入职时主动提出申请个人不缴纳社会保险,且已经在每月工资中以社保补贴方式发放。对证据5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1中第四页乙方签字认可,是申请人本人签字的。但是申请人并非与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该表格是申请人单方面制作,没有申请人签字。也从未告知申请人工资构成和工资制度,未发放过工资条。其中2018年12月的工资未支付。对证据3中申请人处签字认可,是申请人本人所签,但当时签的是空白的,根据法律规定,社会保险是强制规定,也是单位的义务,即使放弃也是无效。证据4中职位申请表的签字是本人所签,但是2016年7月2日入职也签过一份的,这个表格是在申请人后来又被要求签的一份。入职须知的背面的签字是申请人自己签字的,但是对于内容因为签字后就被拿走,内容是不知晓的。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意见,本委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中2017年6月15日之后的对账单、证据2、证据3、证据4以及证据5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中申请人签名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本委查明:2017年6月15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8年12月25日,申请人收到11月份工资3925.10元,认为被申请人降低、克扣其工资,故于2018年12月30日向三个被申请人分别邮寄了《被迫离职书》提出辞职。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相关书证等证据证明。

  本案争议焦点为被申请人是否无故降低、克扣申请人的工资。

  关于《劳动合同》,庭审中,申请人认可《劳动合同》第四页申请人的签名是其本人所签,但因以下原因要求确认《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1.签字时未向申请人告知甲方(用人单位)名称;2.未注明用人单位信息;3.《劳动合同》未明确约定劳动报酬数额、工作地点、社会保险;4.申请人2016年7月2日入职;5.《劳动合同》申请人未收到;6.根据《劳动合同》第十二条内容推导,申请人应该是和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或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建立劳动关系。对此,本委认为:一、对于第1、2项理由,《劳动合同》存在瑕疵,但该瑕疵并不能导致《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二、对于第3项理由,《劳动合同》第二条第(三)项载明“甲乙双方确认工作地点在公司生产经营涉及的地域……”,第五条第(二)项载明“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对乙方的工资报酬选择确定B条款:……B、甲方对乙方实行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相结合的内部工资分配办法确定……”第十一条第2款载明“乙方确认,甲方已如实告知乙方工作内容、工作条件、工作地点、职业危害、安全生产状况、劳动报酬,以及乙方要求了解的其他情况……”。由此可见,双方对于劳动报酬与工作地点是有约定的,且上述约定并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并非无效约定,也不能导致《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关于《劳动合同》中无社会保险的相关约定,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举证了《申请》,其上载明“本人因个人原因特向公司申请不办社保,公司为本人缴纳的部分以社保补贴随当月工资一起发放。”申请人认可《申请》是其本人签名。故《申请》补充了双方关于社会保险的约定,虽该约定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而无效,但并不能导致《劳动合同》整体违法或无效。三、对于申请人第4项理由,申请人实际入职时间并不影响《劳动合同》的效力。四、申请人未收到《劳动合同》也不能导致《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五、劳动关系的建立并不以争议解决方式的约定为标准,故《劳动合同》约定争议发生后向扬州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约定,并不能推导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扬州某食品有限公司或被申请人瘦西湖风景区某海鲜自助餐厅建立劳动关系,更无法以此认定《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综上,申请人认为《劳动合同》违法或无效的理由均不成立,本委不予采纳。

  关于申请人主张2016年8月至2017年6月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56987元的仲裁请求,申请人在庭审中陈述其2016年6月至2017年2月在常州某小馆工作,2017年3月被调至无锡某小馆工作。对此,本委认为: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期间,申请人自认在常州某小馆工作,但申请人并未举证证明常州某小馆与三个被申请人间存在何种关联,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不能归责于本案三个被申请人。2017年3月至2017年6月期间,被申请人仅认可申请人2017年6月15日入职无锡某小馆,并提供《劳动合同》《申请》《职位申请表》以及《新员工入职须知》予以佐证。而申请人认可上述材料中的签名是申请人本人所签,并陈述其于2017年3月已经被调至无锡某小馆工作,但对此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由此,申请人未能有效证明2017年3月至2017年5月期间其在无锡某小馆工作,亦即未能证明其与无锡某小馆在此期间存在劳动关系,故此期间亦不存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2017年6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认可无锡某小馆系其经营的旗下品牌,故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与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已经履行了签订劳动合同的义务,故不存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综上,申请人未有效证明本案三被申请人应对其2016年8月至2017年6月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工资标准及计算方式,本委认为:首先,被申请人举证了《劳动合同》《申请》以及工资表,其中《劳动合同》载有关于劳动报酬的相关约定,申请人签字可以视为其已经知悉并同意工资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构成。由申请人签字的《申请》中载明公司为个人缴纳的社保随工资发放。其次,对于工资表,申请人虽不认可其真实性,但经核对,工资表中“应付工资”与申请人举证的银行流水对账单的工资金额相匹配,且申请人未提供反证推翻该工资表的真实性,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再次,将《劳动合同》《申请》与工资表结合分析,可以看出三份证据是相互印证的,工资表中体现出了《劳动合同》以及《申请》中所约定的工资构成。综上,申请人的工资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构成,绩效工资部分是根据“加班及计件奖励”的实际情况而发生变化的,并非固定,故申请人主张以平均工资作为工资标准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同时,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工资标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申请人提出其工资标准为6200元/月的意见,本委亦不予支持。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本委认为:申请人未能有效证明其主张的工资标准或计算方式,故本委无从判断2018年11月被申请人是否克扣申请人工资。关于2018年12月申请人的工资,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无锡某餐饮有限公司均认可申请人的工资是于每月二十五日左右支付上一个自然月的工资。由此,申请人2018年12月的工资应于2019年1月25日左右支付,而在本案受理及开庭审理时,该笔工资尚未到支付时间,故亦无从判断是否存在降低、克扣的情况。因该月工资可能引发的相关争议实际尚未发生,故本案不予理涉。综上,本委对申请人2018年11月的工资差额3080元、12月的工资6959元均不予支持。

  关于经济补偿金17399.77元,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无故降低或克扣工资、不缴纳社会保险,故应支付经济补偿。对此,本委认为:关于降低或克扣工资,鉴于上文论述,本委无从判断被申请人是否无故降低或克扣申请人的工资。关于不缴纳社会保险,鉴于申请人签署的《申请》,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印发<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的通知》第十六条的规定,本委对其经济补偿的仲裁请求亦不能支持。综上,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的仲裁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对于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本委以分别裁决的方式另行处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对申请人主张的经济补偿17399.77元、2018年11月工资差额3080元以及2018年12月工资6959元的仲裁请求均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本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仲裁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本裁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委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仲  裁  员:刘晓峰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王凡菲

  送达日期:二〇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公  告

  1.本仲裁文书专栏公布的仲裁文书由相关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审核,并依据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仲裁开放月”活动实施方案及打造“阳光仲裁”的相关要求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作出仲裁文书的仲裁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更正或者下线。

  2.本仲裁文书专栏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仲裁文书专栏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3.本仲裁文书专栏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仲裁文书专栏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4.未经允许,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本仲裁文书专栏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